«

»

甲狀腺功能亢進 (內分泌失調)

 

「怎麼了?檢查結果正常嗎?」

「指數正常!」陳小姐(化名)甫坐下就說。

「現在可以嘗試慢慢退中藥。但根據你以往的情況,不能輕率,要逐步撤退。」

「我會配合。」她點點頭說。可以說,她是我見過的病人中最為合作的一位。

陳小姐於2009年4月17來診。經我治療不知不覺已經有大半年時間。她初次來診時告訴我,由2006年開始患上甲亢,服用西藥已經接近3年。還記得她當天來診的情況:

「我的病情很反復,一直不能斷尾。在西醫生指導下,服用抗甲狀腺藥物,中間多次減過藥,也停過藥,但每次減藥或停藥不久就再發。醫生都認為治療效果不大,不建議我繼續吃藥;他建議我改用碘劑。但我自己查看過有關資料,知道碘劑可能有副作用,也非根治之法,所以想試試中醫調理。之前也試過服用一種中成藥”甲狀X”,少少好轉,但始終不能停用西藥。」她憶述病情,原來引發甲亢是因為減肥出的禍。

「2006年我因為想減肥,開始服用各種減肥藥物,大概持續半年時間。有一次考試,發覺自己雙手不停顫抖,初時以為緊張所致。同時,我又發覺自己有一段時間都心跳很厲害,情況不太尋常。有天朋友說:咦,怎麼妳的脖子腫了!我便去驗血,才知道是甲狀腺機能亢進。」她說。

「現在有何不適?」我問。

「現在仍服用西藥,有時覺身熱,出汗,疲倦,口乾。」

「大便怎樣?」

「2至3天一次,卻是常常肚瀉!」

「小便呢?」

「有點黃。嗯﹒﹒﹒﹒﹒﹒還有,我時常頭部兩側疼痛。」

「經期怎樣?」

「自小就不準。2至3個月才來一次,已經習以為常。」

「行經前後有無不適?」

「經前會腹痛,也會肚瀉。」

「上次經期是甚麼時候?」

「4月10日。」

憑眼睛觀看,已經可以發覺她甲狀腺部位腫突,但眼突不明顯。

舌尖紅有刺,苔白膩,有齒印。

甲亢,屬於中醫「瘿病」範疇,主要因為「氣滯、痰凝、血瘀」壅結頸前。

中醫觀點來說,疾病的出現,基於身體失衡所致,只要幫助患者恢復陰陽氣血平衡,就能重新回復健康狀態。

陳小姐的內分泌失調情況,是因過服減肥藥物而伐脾胃所致。脾胃居中,一臟一腑,互為表裡,為氣血生化之源,後天之本,亦為全身氣機升降之樞紐,可知其重要性。若脾胃受損,升降失常,必定影響全身氣血運行,氣郁血滯,郁而化火,煉液成痰,日久痰淤互結便成此病。由於陳小姐患此病已經三年,病情比較複雜,當中有肝郁氣滯化火,痰瘀互結等情況。除了用疏肝理氣,滋陰清熱,化痰散結藥物外,我建議她每星期針灸一次,加強調整整體陰陽氣血,使失衡的身體恢復平衡。

「妳的病已經三年,要有心理準備,要改變失衡的狀況,必不是一兩個月能夠治根治的。我會用中藥及針灸調治你的體質,待漸漸矯正過來,你就可以跟西醫商討怎樣逐步撤抗甲狀腺藥。」我要先給她心理準備,因為這將會是一場持久戰,堅持治療是非常重要的。

第一服藥先試藥3天。3天後她再來診,表示服中藥後整體感覺良好,疲倦減少了。大便由兩三天一次變為一天一次,腹瀉情況也改善了。但仍有少許口乾。舌尖紅,苔稍黃。囑咐再服4天。並且作第一次針灸調理,取穴以理氣化痰為主。

經過一個多月調整,陳小姐症狀一直好轉,西藥減至1粒。她的經期也於5月17日到來,比起平素兩三個月一次經期,這次是非常「準時」。

可能因為之前反復發作,陳小姐的治療決心非常堅決。每星期來開7天藥,基本上除行經時停針外,每星期也堅持做一次針灸。

經調理後,準時於6月17日來經。

「西醫建議我明天開始完全停藥,然後觀察3個月,之後再做複查。」她於7月10日來診時告訴我。

自此,她單純以中藥加針灸治療,情況一天比一天好轉,基本上停西藥後,甲亢症狀如手顫,心跳,腹瀉等已經消失,頸部腫物也比以前大為縮小,並且重新建立了經期規律,由以前兩三個月一經,變為每月來經—除了7月份完全停用西藥後,經期遲了兩星期外(經期於8月3日才來),其餘時間基本上每月一行,行經期間也無特別不適。

由於情況理想,我本一早建議她逐步減退中藥藥量,但由於她因事忙,一直未能抽空抽血檢查確定指數正常,加上以往病情反復的心理陰影,她本人希望能堅持用中藥和針灸,繼續調理。

直至12月8日她的檢查報告出來。一切正常。

終於,本星期開始,她可以按我的計劃,逐步減退中藥。

陳小姐是一位讓我感激感動的病人她由第一次來診開始,便給予我百份之百信任,全然把身體交給我。在整個漫長的治療過程中,她努力地作出完全的配合,使治療效果達到最理想的程度。可以說,這次治癒功勞有一半是她自己的,基於她自己對戰勝疾病的決心和堅持,基於她對醫者的信任而來。

有人說:「世上最好的醫者就是你自己」,這句話確實值得深思和嘴嚼。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 註冊中醫師

 

▲相關文章:

【甲狀腺功能亢進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