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: 無名腫毒

無名腫毒在腮邊

 

「王醫師,你幾時回診所?」昨天一大早,我趁有空到銀行搞手續,我正在細聽銀行的經理小姐訴說自己的手臂上起了一個大囊腫,卻接到一把陌生聲音的求診來電。
 「妳是哪位呢?有甚麼幫到妳?」
 「我是你(診所)隔壁的,想預約﹒﹒﹒﹒﹒﹒」
下午,隔壁的女士帶來一位高大威武的男士,她介紹說:「這位趙先生,是我老闆,他是韓國人﹒﹒﹒﹒﹒﹒」我見趙先生左邊腮腫起一大塊,儼如長了一隻大雞蛋,足足有半個拳頭大小,不問而知,要看病的是他。
「怎麼腫成這樣子?」


 

「沒有原因,就昨天起病,原本只是少許腫,吃了東西後就腫一大塊,他怕,不敢多吃。今早我給了他一隻香蕉,一吃,又腫!」秘書小姐替他訴說病情。但原來趙先生普通話了得,我們可以找到共同語言,索性直接交流。
 

「看過其他醫生嗎?」
 

「看過西醫,說細菌感染,服食抗生素消炎藥物。」
 

「痛嗎?」
 

「不感覺。」
 

我輕輕按壓腫處,他即呼痛,我說:「有壓痛呢。不會不痛,都腫成這一大塊!」
 

「他發生什麼事情呢?」秘書小姐問。
 

「根據他說,沒有吃過甚麼特別的東西,但平日有喝酒習慣,而近日應酬較多,喝了幾瓶白酒,而且休息不足夠,身體正氣不足,酒又是濕毒之物,濕毒乘虛侵襲,結於腮部,這是造成感染的原因。中醫來說,都屬於無名腫毒一類。」


 

火毒或氣結之毒,多從虛而出,因飲食不節,本身早有陰陽失衡的存在。像趙先生的情況,因應酬時常要飲酒,濕毒聚積,是為陰滯,日久鬱而化熱,壅阻於少陽經絡,發為腫痛。
 

趙先生一向體健,很少吃藥,是自然療法的信奉者,中醫也沒看過,由於這次腫痛風頭火勢,不單看了西醫,還希望試用中藥。
「但抗生素已經吃了,不可停藥,要吃完。我開些清熱解毒藥物給你,可以縮短病情。只要跟西藥隔開兩小時服用,就可以了。」
因為是局部感染,我建議除吃藥外,加上針灸,加強療效。趙先生同意。
 

取穴以清瀉熱毒為主,遠端取合谷、曲池,外關,強刺激,瀉法。最後取腮後翳風穴,得氣即出針,以消局部炎症。
「覺得怎樣?」我問。
「剛才那耳後一針很難受。但現在腮部好像舒緩了一點。」
我吩咐他要戒口,辛辣刺激(韓國泡菜)煎炸(韓國燒烤)暫時不能吃,酒也要遠離一下。


  

今天一大早,接到秘書小姐電話說要預約。
十一時許,剛送走一位腰椎間盤突出患者,門鈴響了。秘書小姐帶著一位青年人進來,趙先生跟在後面,沒有進門。
「這位他兒子!」秘書小姐介紹,帶他坐在我身旁。果然跟父親一個餅印!
 

「趙先生你的腫處怎樣?」我問,趙先生從門後伸出半個身位笑笑:「已經好多了!妳替他針灸吧!痛一點不打緊的。」說完轉身就走。我瞬眼看他的腮腫已經消了一大半,基本回復正常。原來他今天是讓嚴重鼻敏感的兒子來針灸的。

 

 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註冊中醫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