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: 病案

扁平足患者~運動不當引發頸痛手麻痺

上週,黃小姐來診。

「我是周XX介紹來的。」啊,意料之外……周小妹妹,以前新蒲崗病友的大女兒,上次見她,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
黃小姐自述病情:「我4月份開始,雙手突然閃痛,看西醫,說是神經發炎,服藥後好轉。直到7月再發,我到中醫處針灸和lock過一次頸,麻痺疼痛立即消除了,但兩三天後,又再出現雙手痺痛,頸部疼痛,情況比之前加重。」我看她說話時,以身就頭,小心翼翼,如被人捏著脖子、生硬如機械人,完全不能轉動。

「病發前有沒有受過任何外傷?」「沒有。」

「小時候有無受過大傷?」「也沒有。」舊患新傷往往是疼痛的來源。這些例子,見過不少,最誇張一位病人,十年前因換燈膽,不小心從一樓墮地(她住村屋),當時沒有怎樣疼痛,自己在床上休息幾天,以為痊癒,怎料,五年後漸發腰痛,她來看我時,整條脊椎已經歪掉了。

黃小姐只有二十三歲,年紀輕輕,就算工作怎勞損,也不會把頸椎勞損到這地步。若說近日的頸痛手麻,可能是7月份時lock頸引發,但4月份首發時,又怎樣解析呢?病總有個根源啊……

「不如妳讓我看看妳的腳?」

她脫下襪子,我著她站直看看,果然,是扁平足。

th (資料圖片)

「妳知道自己是扁平足嗎?」

「我不知。」

「妳記住,妳是不能跑步或跳躍性運動。」我見過許多扁平足患者,因為做「有益身心」的跑步運動,而引發許多頑固疾病,所以一定要告誡她。

「我不能跑步?我還天天跑呢!」

「天天跑?」

「是,因為一向有痛經,跑步後疼痛緩解了,所以,我4月份開始練跑。」

「怎麼練法?」

「每天跑45分鐘。」

原來如此。我終於尋找到她病發的原因。就是因為扁平足,天然避震的足弓塌陷了,根本就不能做震盪性運動,她還天天跑45分鐘,一跑半年,每天不斷重力撞擊自己的腿骨、膝蓋、腰椎、頸椎,怎會不「勞損」?這不是工作勞損,是典型的運動勞損!

「妳不能再跑步了!妳的結構根本、完全不適合以跑步作運動,結果,妳身體告訴妳,妳要停止了,不然會造成更大傷害!」

「7月份發病後,因頸痛我已停跑了……我不能跑步嗎?我以為跑步很健康的運動……」任何「健康」的東西,不一定適合每個人!中醫醫學及保健觀點跟現代醫學觀點不一樣。想想,中醫養生保健功法之中,頂多教人「散步」,有叫「跑步」的嗎?我們老祖宗有「八段錦」、「太極」、「五禽戲」各式各樣的保健功法,偏偏就沒有「跑步」!跑步是很劇烈的運動,不是人人都適合去做。大半年前一位大窩口的舊病號就是跑步減肥,每天45分鐘,跑足7天,持續一年減去20磅──可她是個50多歲、身形較胖的人,腳部如何禁受得起這樣的摧殘?她來看我的時候,左邊腳腫得像豬蹄一樣,來診時鞋子都穿不上!

說回黃小姐,我替她下針,鬆解頸肩部肌肉,緩解因肌肉緊張及神經受壓而引致的頸痛手痺,取穴頸部督脈為主,腰腳部同取,留針20分鐘,起針後,在其肩前肱二頭肌肌腱處施針,瀉法不留針。針後她已覺頸部疼痛大減,「舒服多了,但雙手仍痺痛。」

「要恢復需要點時間啊!妳回家記得服藥,連續三天,藥物益氣活血祛瘀止痛,有助疏通妳閉塞的經絡,舒緩針灸後的疲倦痠痛感。」方用桂枝湯加減。

第二診黃小姐自訴:「頸痛大大減輕,手麻消失,但左手拇指及尾只疼痛。因為症狀減輕,睡眠也有改善。」第二診治療及方藥大致如前,矚三天後再復診。

第三診來訴:「基本上已無頸痛,但左手內側有少許扯痛感。」

「那繼續治療和吃藥啊!」

「王醫師,我的同事紛紛問我做了什麼,上週頭頸還不能動彈,現在,妳看,已經活動自如了!她們好多問題問我,又問黑眼圈有無得醫?我已把妳的卡片傳給她們了。」

其實她來診時症狀嚴重,能痊癒得那樣快,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。

「王醫師!妳看,我連手指頭也溫暖起來了!以前我經常是手腳冰冷呢!」

「那妳記得告訴周小妹,妳好多了,讓她放心。」

看似有益的運動,不一定適合每個人。

適度、適當的運動能使氣血通暢周流,過度、錯誤的運動卻損害筋骨、耗損氣血;所以,選擇運動不可不愼。

年紀越大、有舊患或身體條件越欠缺(例如扁平足)的人士,就更要小心選擇運動形式、強度。

中醫保健,除了動功,還講究靜功的配合,正是要內外兼顧,在暢通氣血之餘,保存精氣。相對現代提倡的一味講求肺活量、最佳心率,我認為中醫傳統養生法,更科學,更完備,更人性化。

準備懷孕前的調理

一位鍾小姐來電約診,「醫師,我是上周一約診那位,想來調理身體。」她本約上周一來診,後來打風取消了。

中午時分,鍾小姐來了,甫坐下,我便一邊請她在初診表上填寫個人資料,一邊問診。

「醫師,這個表格要重新填嗎?」重新?我心裡疑惑:「妳以前來看過嗎?」

「是啊,妳找找,應有紀錄的。」

我連忙翻查舊的診症紀錄——果然,紀錄出土了。鍾小姐是2013年4月中由朋友介紹來診的。根據紀錄,她在來診前一個月曾做人流手術,因為當時她懷孕第8周後發現胎兒發育不全,醫生建議刮宮。她也在5、6年前也曾做過一次人流。她本身有子宮內膜異位症,因為她朋友在前年準備懷孕前找過我調理身體,在這位朋友轉介下來找我﹒﹒﹒﹒﹒﹒

「讓我看看﹒﹒﹒﹒﹒﹒妳當時是想要懷孕的,2013年7月後妳再無來診紀錄,現在情況如何呢?」

「醫師,我已經生O左啦!」

「恭喜啊﹒﹒﹒﹒﹒﹒是幾時的事情?」

「我今年5月生了個小寶寶,想起妳,便來找妳調理身體。」原來這樣,眼前這有點像林青霞輪廓的面孔忽然有些熟眼起來,消退的記憶也回來了﹒﹒﹒﹒﹒﹒真是我的舊病號﹒﹒﹒﹒﹒﹒

翻查記錄,她去年4月來診,直到7月,之後就音訊全無。

「我是去年8月發現懷孕,所以不方便出出入入來這復診啊!」

根據病案紀錄,她的月經周期是21天,用藥後的兩個月間,周期延長至較為接近正常的25—26天,調經方面,收效頗速。

鍾小姐只是三十出頭,還沒列入「高齡產婦」之列,但因為她曾做過兩次人流,第二次原因是胎兒發月不全,加上她有子宮內膜異位症史,我以為她要調理好一段時間才能再懷上,後來她「消失」了,無再來復診,我當時也密鑼緊鼓預備華夏「高級文憑班」的課程,接著九月初碩士班又開課,所以沒跟進她的情況——現在知道她調理了兩個多月就懷孕了,真是喜出望外——這是幸運之神眷顧她啊!

翻查她的病案紀錄,來診期間她只以內服中藥作調理,她應算是我調理懷孕的病案中收效最捷的一位。

現代婦女,因為飲食或生活壓力等因素,不少都患有子宮內膜異位症或肌瘤。這類婦女,在調補身體時,要注意,不可單用補肝腎氣血的藥物,也要適當加入活血化瘀藥物,才能使整張藥方達至平衡,不至於過於補益而把瘤子一併養大了、反過阻礙懷孕。

雖然「教科書」上列明,一些溫燥或活血化瘀藥,孕婦應當慎用,但若本身有腫瘤,在辨證基礎上,還是可以用的;例如治療婦人癥塊的名方——桂枝茯苓丸,我就時常用,無論是懷孕前調補身體,或懷孕後,經過辨證後運用,是有助懷孕及穩定胎兒的。像鍾小姐的情況,我就用上了,酌量加入在補益藥物之中,使補而不滯邪,少伐而不傷正。

總言之,中醫是注重整體的醫學,世上很少純虛或純實的症情,因為人體比我們認識和想像中複雜得多。一個人成年人,多少都有虛實夾雜的成分,虛多實少還是虛少實多,關鍵在何臟腑呢,都是需要細心審查得來的。一條切當的藥方,不單要經過四診合參、多方考慮平衡得來,也要隨著證情去調整用藥。

  

中藥針灸治療兒童專注力不足過動症 (三)

 

十三歲的淇淇,在八、九歲的時候,被診斷有「專注力不集中」問題,而「多動」情況並不顯著,服用西藥一年停藥。

之後,淇淇曾在某醫院中醫門診部針灸大半年,每周2-3次,但效果不顯著,現已停針。

5月下旬,淇淇父母梁先生帶她淇淇來診。

「以前做針灸的那段時間稍有改善,但針的次數減少後又反彈﹒﹒﹒﹒﹒﹒我們想換換醫生試試,剛好在網站上看到妳治療相關病案的資料,希望妳能幫到她﹒﹒﹒﹒﹒﹒」梁太指淇淇的理解力比較差,容易對家人發脾氣。淇淇自小有鼻敏感,平日容易胃痛,怕冷,多夢。

「淇淇願意吃中藥嗎?按照她的狀況,從中醫角度來看都是先天不足,我建議她針藥一起用,以達到最佳效果。」

「可以。」

開藥3天,調補肝腎,並化濕健脾,少輔鎮靜安神。

因為淇淇已有大半年的針灸治療經驗,第一次針灸,很熟練地躺在床上擺好位置給我下針。

「是不是針16針呢?」她好奇地問。

「???」

「我以前針灸都是16針的。」

「你是說,你針灸半年,每次都是16針?」

「嗯嗯。」

「每次都是同樣部位?」

「嗯嗯。」

「那妳針的是甚麼地方?」

她起身指示身上幾個地方。我明白,大診所有自己的規範,但針灸一如開方,講求配搭調整,總不成一條方子用半年而毫不更動!我沉吟一下,只好說:「這樣,我針的方法有點不同。我每次下針的部位都有點不一樣。有時候針前面,有時候針後面,要是乎妳的身體情況而定。所以,不一定是16針呢。」

我著她躺下來,先針手腕內側心經神門穴──心乃君主之官,主藏神,人的精神意識活動都與它有關,故取此穴,可瀉心火、安定心神,兼能助眠。傳統中醫認為「心」事情志活動的主宰,總統魂魄意志,並把現代「腦」的功能歸諸於「心」,神智相關疾患多取心經或心包經穴位。淇淇以前未針過這穴位,顯得有點緊張,一針下去,她就喊手麻。

「不用擔心,深呼吸一下就沒事了。」我繼續取足三里、三陰交、太衝、太溪等穴,整體調補肝脾腎。

「有沒有針過肚子?」

「沒有!要針嗎?我好怕!」

「不用擔心,比起手腳,針肚子一點都不疼。已經進針了。」取汽海、關元,補其元氣。

最後才取頭部穴位四神聰,鎮靜安神,醒腦開竅。

 

四天後覆診,訴說上次針灸後,感覺非常疲倦,「連續睡了3天!」梁太說。

疲倦,代表身體開始在調整,正如車子要開動,自然需要汽油,在人體來說,就是需要能量,所以,一般針灸後、身體開始調整時,會感到特別疲倦,需要更多休息好讓身體去重整。我囑咐她多休息,多喝水,就會恢復過來。

第四診後,淇淇要準備考試。但家人仍然十分支持,差不多每次都是父母一起帶她來診,每周兩次針,隔天服中藥,並無間斷。

準備考試期間,淇淇鼻敏感發作,加祛風通竅藥物。

第八診,正值考試期間,需要集中精力溫習,我正好評估一下治療進度,問淇淇:「妳近日溫習情況怎樣?」

「每天都溫到很晚。」

「妳感覺做治療後對妳的集中力有幫助嗎?」

「有。」

「怎樣的幫助?具體些說,以前的集中力能維持多久?跟現在有何分別?」

「以前﹒﹒﹒﹒﹒﹒看書半小時就打打瞌睡,現在溫習3小時都不感覺累。」

──有沒有這樣誇張?我向梁太求證:「她的補習姐姐怎樣說?」

「補習姐姐讚她有進步,有明顯改善,還叫我讓她繼續做治療。」

治療8次就有這樣成效,我們當然很欣喜。但淇淇似乎很緊張成績,溫習遲睡,發鼻敏感。

「不要太大壓力。出來的成績怎樣不要緊,只要盡了力就好。」我說。

針灸怎樣幫助改善專注力不集中,很多人都會有此疑問。

據醫學硏究顯示,專注力不足或過度活躍症患者跟其前額葉部份、前扣帶皮質活動量不足有關。

額葉的職責主要是執行和編排各種動作和行為,前扣帶皮質跟專注力有密切關係。

臨床醫學研究指出,患者前腦額葉皮層較一般同齡小孩有成熟遲緩的情況出現,但在運動皮質區卻有早熟現象,這正解釋了為何患者有專注力不足伴隨活動量過度的病徵。

由於前額葉功能不佳,血流慢,葡萄糖代謝差,神經傳導物質如多巴胺等失調 , 造成這個區域原本的行為抑制、抗拒分心、控制活動等功能無法發揮 。

傳統中醫認為,腎主骨生髓、心藏神,智力問題多涉及此二臟。針灸對人體各臟腑組織、系統功能具有整體調整作用,而頭部針又能直接刺激大腦皮層,促進血流、刺激和增加額葉和前扣帶皮質的活動量,從而改善患者專注力,減輕病情所引發的影響,促使人體啟動自我調節系統,調節相關的物質分泌──這些都是針灸能提升注意力的機理。

除了多動症、注意力不集中外,自閉症讀寫障礙小兒發育遲緩等,都可藉針灸獲得一定程度的改善。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 註冊中醫師   

 

▲相關文章:

【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 (兒童多動症/ 過度活躍症/ ADHD)】

 

▲相關病案:

中藥針灸治療「兒童專注力不足過動症」 

針灸治療「兒童專注力不足過動症」(續篇)  

 

感冒後咳嗽難癒

盧先生,兩周前由他妹妹介紹來診。

「醫師,我咳O左好耐,好辛苦!」原來盧先生在雷雨警報當天,騎摩托車出差,淋雨後回家開始感冒,之後看西醫,發熱惡寒症狀消退,但一直咳嗽至今。

「晚上咳醒好幾次,咳到心口、小腹都扯著痛。根本不能入睡。早上試過咳到暈。」

他這次發病用了6次抗生素,也曾經用擴張氣管藥,但都不能把病情減輕。

 

「痰的顏色和質地如何?」

「好像口水一樣的。堵在胸口,好難咳出來。」痰雖黏,但色為白,其痰本屬寒,但痰液煎熬日久,化稠難出。

摸其脈,主要是沉脈,兩關浮。脈偏緩。脾肺偏虛。

「平日有胃痛嗎?」

「胃氣很厲害。」中醫認為五臟六腑皆令人咳,脾為生痰之源,肺為貯痰之器,由問診印證,盧先生平日好吃冷飲,傷及脾胃,此點脈象也有反映。盧先生這次咳嗽,乃由於外感而起,在大雨下戶外工作,寒濕驟從皮毛入侵,以致肺失宣肅,胸悶,咳逆;肺氣通調水道的功能受阻而生痰濕,加上脾失健運,使痰濕久滯難排,久咳不癒。

摸脈時我又注意到他兩手冰冷如水濕。

「平日都是怕冷,容易出汗嗎?」

「汗較多,不特別怕冷,但時常手腳凍。」可見其平日陽氣偏虛,腠理不固,故津液容易外溢。

「你的情況是因為淋雨,肺傷於寒所致。我替你溫肺化飲止咳,先吃3服藥。三天後再來覆診吧!但緊記,要戒吃生冷、刺激、煙酒、甜食。」

 

三天後來診,訴說:「痰較易出,胸腰痛已大減。」前方有效,大致守方,再進4劑。

四天後來診,咳嗽已大減,沒有胸腰痛。咽癢如有痰梗塞,稍稍調整藥方,加半夏厚樸湯,再進3劑。本來囑咐他三天後再來診。三天後接到他來電:「醫師,我已經完全沒有咳嗽,今天就不來診了,謝謝妳!」

總共服藥10劑,癒。

其實如他這樣的感冒咳嗽,早點來服中藥,就不用受咳逆之苦。

要知道,肺屬金,為腎之母,咳久不單傷肺,也會傷腎氣,使元氣大傷,所以有咳者,不可輕視,應及早治理。

 

大眾相信西藥效速,但其實中醫在治理咳嗽、哮喘等疾病,早已累績起非常豐富的經驗,而且不是單單止咳化痰,而是針對個別體質差異去調理,這點是中醫的強項。

順帶一提,肺為五臟六腑的第一關口,因為位於胸腔,覆蓋五臟六腑之上,位置最高,有「華蓋」之稱。肺外合皮毛,主呼吸,與大氣直接相通,故外邪侵犯人體,無論從口鼻吸入,還是由皮膚侵襲,首先犯肺。

肺為「嬌臟」,不耐寒熱;只要受寒受熱就容易出狀況。

中醫強調,「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」,正氣不足所以容易受邪所侵。平日要注意保養,尤其不要貪涼飲冷,出汗後不要立刻吹風,要切底抹乾汗水──好好保存體內正氣,就可減低受邪機會,就算受邪後也會較快痊癒。

 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註冊中醫師

血液循環不好,腿是這樣的 (病案圖集及解說──足部篇)

 

中醫認為,有諸內必形諸外。

身體每個部分,無論微小至指/趾甲,頭髮等,都可以從中窺見體內臟腑的健康狀況。

這次我們一起看看足部的病案圖,憑著少數病例的描述,希望起到舉一反三的果效,讓大家對自己身體狀態有更深的了解、作出更多關注。

 

 例1:

這位病友本因腰痛骶來求診的。針灸數次後,連小腿上的濕疹也好轉,結痂了。

她自訴:「沒有以前那麼痕癢。」問我點解。

其實我針灸主要幫她治療腰痛,但因為是整體治理,在腳部也下了針,腰腳循環改善了,自然連濕疹也改善了。

如果身體上有濕疹或其他異常反映,例如斑點、皮膚特別乾燥、結節、腫脹、色澤特別深暗等,就要注意是不是該部分/相關經絡/臟腑等發生問題。因為這些往往只是表徵和警號而已。

像這位病友,以前曾在很多地方治療過濕疹,她已經持放棄態度。這次針灸治腰腿痛而改善了血循,濕疹反而不藥而癒了。

 

  例2:

 

 

李女士,未滿六十歲,但憑誰都能看出,她的腳部血液循環很差。

她本身有「拗柴史」,膝傷史,腰椎間盤突出史。除了大腿、足踝異常腫脹外,也出現灰甲情況。

西醫認為灰甲是真菌感染引致的。

中醫角度看來,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,因為本身腳部血液循環不良,才會給「外邪」感染,而且感染後又難以痊癒。

 

 

  例3:

 

這是一位三十歲的男孩,如果不說年紀單看腳,你大概以為是一位老人家吧?他本身腰部皮膚已經反映出血循不良的問題,足踝一帶皮膚也是黑焦乾枯的,氣血不能濡養,自然灰甲長期都不能痊癒了。

 

 例4:

扁平足患者。最初因頸痛來診。

他以前一直沒有發現自己是扁平足,後來我替他檢查,並告訴他,扁平足人士的腰足會較早退化,也有機會影響到肩頸部產生問題。

後來他足患發作,在骨醫建議下,用了足墊。

其實那是治標,最好就是平日注意多做特別針對扁平足的伸展運動,才能夠有效改善狀況。

 

 例5:

李小姐,雖然腳趾表面看上去很光滑,但其實腳趾的型態不算健康。

尤其第二趾不正常的彎曲狀,呈收引狀態,那是足陽明胃經過處,反映出她脾胃功能較弱,而且寒氣較重。

她自訴本身容易胃痛,曾因減肥過度,引起內分泌失調,常覺有寒氣從腳衝上頭,手足冰冷。檢查她的腰以下部位,都是水腫的,證明脾胃運化水濕的功能確實不好。

 

 例6:

譚女士因膝腫、屈伸不利來診。她曾被西醫診斷「膝關節退化」,其實她只有四十來歲!

最近病發追溯於4個月前踏單車撞倒,進行西診檢查說「一切正常」,但之後漸漸發覺膝蓋疼痛、腫大、活動度下降。

第一次診症時,左膝只能屈到90度,針灸第3次後,明顯改善。

要提醒大家的是,「指數」「照片」等沒問題,不等於真正沒問題。一般撞傷、扭傷後,必定要認真去處理。很多個案顯示,扭挫傷後處理不善,會有後遺症。我以前曾經看過一位病者,來診時用拐杖,連從座椅起身站立都需要兩分鐘。他二十年前曾經傷過髖關節,沒有處理好。最初只是類似風濕痛,結構失衡在日積月累下,二十年後連用拐杖走動的很困難。所以說,對於外傷千萬不要掉以輕心!

 

例7:

胡婆婆,因膝腫來診,來時走動不利。替她針灸出針後,水珠從針孔排出,邪有出路了,經過數次施針後,足腫減退,膝蓋疼痛減輕,走動能力顯著改善。

其實她幾個月前因同一問題來診,做過幾次針灸改善了狀況,她就自行停診。直至幾星期前膝痛又發,連走路都不行,才由孫子陪伴來診。

其實以她的情況,膝關節已經變形,就算針灸後消腫消痛了,仍需要做定期的保健針灸,每兩周1次,才能有效減低膝痛發作及延緩退化。如果有痛才處理,會造成病情反復及治療上的困難。

 

備註:以上圖片經過患者同意下拍攝,他們亦被知會照片會用作病案示範用途,張貼於本網站上,好讓其他患者可以參考得益──在此感謝他們。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註冊中醫王冰瑩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針灸及內服中藥治療頑固性蕁麻疹

 

梁女士,六十多歲,患上蕁麻疹8個多月時,她的女兒透過診所網頁資料聯絡我,訴說母親的狀況。因為在電話問診,諸多不便,我建議她讓母親先來讓我看看。
八月中,梁女士自行前來就診。

「(蕁麻疹)已經大半年,曾經看過中西醫,用過類固醇3個月,停藥後又再發作。」這個當然,類固醇只是抑制了發炎的狀態,對於病的根本沒有起作用,反會抑制人體的免疫功能,所以一停藥就反彈。

梁女士來診時已經停用類固醇了。病情一直不見好轉。事實上,蕁麻疹之發作,本身就有正虛的因素存在,若然長期用類固醇,容易進一步削弱體質,把體質搞得更為複雜,加深日後治理上的困難。
「現在哪個部位發作最多?」
「也說不定,全身都會發作,一塊塊隆起,非常痕癢。」她掀起衣服給我檢查腹背及四肢的「餘疹」,由於發作已過時,只留有少許痕跡。
「每晚都癢醒3至4次!真的很辛苦!」
她臉色萎黃帶灰白,查下眼瞼當有輕度貧血,唇色也是灰白的。
舌淡紅,苔厚少黃膩,脈象沉弦。
「從舌象看,濕氣鬱積太久,有化熱的傾向。那樣吧,先試試中藥祛濕祛風止癢,並且加強體質。但是你用過類固醇,可能對中藥敏感度會降低,而且病情歷時日久,已經轉化為慢性,肯定是較為棘手,你必定要有耐心去治理,並且日常生活都要加以配合。」
「怎樣配合呢?」
「首先飲食方面,相信之前許多醫生都有吩咐你戒口了。切記,煎炸燥熱生冷、海鮮等盡量少吃,而且最好戒吃牛奶及小麥製品。」後兩者都是寒濕之物,容易傷脾胃,而且濕邪滯留,也會阻礙治療。

 

因為她來診時疹癢發作較為嚴重,影響到睡眠質素,我給她開了個中藥藥膏外塗,「痕癢時一定不可用手搔癢,這藥膏全是中藥成分,可以減輕你的痕癢,把它放在床頭,每當發作,你就塗上藥膏吧。」
三診後,梁女士表示﹕「早晚仍然發疹,但晚上痕養程度減輕了。」
雖然稍有進展,但考慮到梁女士之前已經看過中西醫,服過不少藥物,效果不顯著,而且她本身脾胃也不是太好,這對藥物吸收也會較慢,我建議她以針灸配合,以取得更佳的治療效果。
「之前有沒有做過針灸治療?」
「沒有。」
「針灸直接作用於經絡,透過經絡、穴位去調整臟腑功能,情況就如服藥一樣,你可以一試!」
梁女士雖然怕針,但因為前幾次我替她開的藥頗見功效,所以也欣然接納我的建議。
第三診開始,加上針灸,以補氣健脾,活血祛風化濕為主。主要取血海、足三里、三陰交、風市、豐隆等穴。
梁女士一周治療2次,期間配合過拔罐及耳針治療。
第九診表示蕁麻疹仍然反復發作,但感覺在向愈之中。因為晚上已不用癢醒,可以睡至天亮。「雖然每天都發作幾小時,但是沒有初初來診時那麼痕癢,也不用塗止癢膏。」
之後數診,病情穩定,我建議可以改為隔天服藥,針灸一周減至1次。
最後,梁女士疹癢發作由原本每天發作兩次,每次3小時,減輕為每周發作2至3次,疹子如芝麻點狀,雖有發作,但基本上不感到痕癢。
直至十月底停診觀察。
蕁麻疹患者,本身多有正虛的一面,尤其年紀較大者。以梁女士為例,本身氣血虧虛,脾虛容易積聚寒濕,外風乘機入侵發為疹癢,反復不癒;所以用藥方面,除了祛風除濕止癢外,應參以補氣活血、溫經散寒藥物。此外,每次針灸必取血海穴,因此穴能活血養血,起「治風先治血,血行風自滅」之功。

蕁麻疹(網上資料圖片)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註冊中醫師

 

 

 

感冒疹癢 (玫瑰糠疹)

吳小朋友,疹癢來診。他母親是沙田顯徑的舊病號,前幾天突然打電話給我﹕「王醫師,你是不是仍在油麻地呀?」「我剛搬了,在佐敦。」

這位舊病號在我年半前離職顯徑後,已經沒有連絡過,難得她仍記得我,我當然高興。

 「搬來才三天,仍有很多東西未整理,不好意思。」一大早回到診室,門後仍然放著紙皮雜物,地上的紙屑也未清理好﹒﹒﹒﹒﹒﹒

她一家三口都上來了,她先生也是我的舊病號,我幫他治好過蕁麻疹

兒子十五歲,有鼻敏感史,發疹3天,現在皮膚非常痕癢。牽起他的衣服,背部全是一塊塊的紅疹,輕微突起狀,「大腿部分更嚴重。」他母親著兒子撩起褲子給我診察。

 

「看過西醫,說是玫瑰糠疹,給了藥,但效果不顯著。」

「發疹前有過什麼不適嗎?」我問。

「先前發過燒,右邊頭痛,又沒胃口,想嘔。」那是有過外感了。

「那現在有什麼不舒服?」

「他胃不舒服,像有酸水,常常有痰。」母親代訴。

「痰是什麼顏色,質地?」

「白色,稀的。」

「平日飲食習慣怎樣?」

「都是年輕人喜歡吃的。冷飲,煎炸上火食物經常吃。」這樣脾胃當然有損害,怪不得感冒時脾胃症狀顯著。

「睡眠呢?」

「晚睡,打機呀。」母親搖著頭說。

視診,舌紅,黃膩苔,濕熱較重,脾胃又差。

把脈,沉弦為主。

 

小朋友因為曾經外感,餘邪郁於皮毛不去,發為疹癢。由於他平日飲食不節,損傷脾胃運化功能,聚濕太重,風熱邪與濕結,單單清熱,邪不易去,必須以化濕為要。

 「他的情況,雖有熱毒,但不能單單吃清熱藥,不然越吃脾胃越差,我調配藥物給他,以化濕為主,消風止癢,佐以清熱解毒,不會對脾胃有任何損傷,你放心。」

 

正擬開方,母親又問:「。還有他的腳甲都是灰灰沒有網上血色的

 我檢查他的足部,讓他脫去鞋子站正給我看看。

「有沒有醫生告訴過你,你有扁平足?」小朋友的內側足弓塌陷,不是正常的型態。

「那會有什麼影響?」

「他的避震能力會較差,不適合做太多如跑步、跳繩等運動,因為欠缺避震器,這些活動會使身體受壓太大,容易引致腳、膝疼痛,長遠來說,可引致腰頸部甚至是內臟問題,所以不能忽視。」事實上,我有好幾位病人都是扁平足患者,需要長期「大修」。

「鞋墊可以穿,雖是治標不治本,但可減低損害程度。你還年輕,應該多注意。」我教他自己做一些簡單的足部運動,強化腳部肌肉。

「你現在還是先搞定那些紅疹吧。」開內服中藥3天,囑咐戒口,由於小朋友搔癢較甚,我再多開一條外洗方給他,以地膚子、土茯苓、蒼耳子、丹皮等幾隻藥為主,內外夾攻,增強袪風止癢效果,「用來煲水,一天洗兩至三次,很快止癢。」

當天晚上,母親來電﹕「王醫師,孩子服第一劑藥後,大腿、背部本來的疹消退了一半,但原先沒有疹的頭面卻發了疹。」

「不怕,這些熱毒在裡面要發出來。

我囑咐他可以晚上再多吃一劑藥物,後天再來給我診察。

第二次來診,母親訴說﹕「服第一劑藥後,舊疹子消退,新疹子發在頭面,我聽你說,把原本在第二天的藥服的藥當晚服用了。第二天再服第三劑,現在疹子消退了。」牽起衣褲,已經不見紅疹,只留有一些疙瘩痕跡,小朋友表示,皮膚已經沒有癢感。

「好的,藥物已經見效,多服三天藥來清清底吧。」

 兩天後致電,追訪病情,他母親在家﹕「小朋友已經痊癒了,謝謝你王醫師。」

 

針灸治療退化性膝關節炎

 

李婆婆,七十歲,因膝關節腫痛六月初由女兒陪同來診。
「膝蓋好痛,左腳更加不得了。」李婆婆緊皺著眉頭,滿臉痛苦地走進來。看她走路一拐一拐,我問她「你為何不用拐杖呢?」
「不!好肉酸呀!」她身材高大,肥胖,雙膝負重非同小可,她拉高褲子,露出腫大變形的膝蓋——像個皮球一樣, 一雙小腿卻相對地顯得纖瘦,肌肉薄弱。
「平日有無腰痛呢?」
「有呀!就係由後面腰一路痛到膝蓋前面。」

 

李婆婆以前做製衣,坐在衣車前工作,脊椎負重,長期肌肉緊張,阻礙氣血流通,腰膝都勞損了。她除膝蓋痛外,還有其他問題﹕高血壓、糖尿,前年因為細菌感染,更做過脊椎手術,「真係死過翻生!」她說來猶有餘悸。
李婆婆患的是膝退化性關節炎,屬於中醫「膝痛」、「痹証」等範疇,主要因為年老體虛,氣血不足,肝腎虧損,經絡空虛,風、寒、濕等邪氣乘虛侵襲,血流凝滯,引致關節不利疼痛、筋縮而脛瘦。《內經》云﹕「膝者筋之府」,若膝蓋屈伸、行走不能者,就是「筋將憊矣」。

 

李婆婆因為吃太多西藥,不想再吃中藥,因為膝痛難當,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來求診。
我向她(其實主要是像她女兒)解釋﹕中醫認為人是一個整體,裡裡外外是相通的。內裡的臟腑傷病可以累及外在經絡,而外在經絡的傷病也可內傳臟腑,影響臟腑的功能而出現症狀。中醫認為,肝主筋,腎主骨,筋骨不利,不單獨是筋骨的問題,還涉及更深入的臟腑問題。
「醫師,我自己知自己事,機器壞了,大修需要好多功夫。我現在只是要求膝蓋不痛,但求行得走得而已。」婆婆說。

「這樣吧,針灸的止痛效果很好,而且能夠通經活絡,調理肝腎,若果你只要求不痛,並不困難,但治療期間你要謹守醫囑。」

 

她的女兒知道她怕針,怕母親堅持不了會「逃診」,特地每次都來監管著母親,或帶母親來診,或「突擊檢查」,偷空跑來看看母親有無乖乖到診。
我替李婆婆下針,一次俯臥,一次仰臥,輪流交替地做,穴位主要取膝蓋阿是穴,筋會陽陵泉、背俞穴等,按病情進展來斟酌取穴。
每次下針,李婆婆都會訴苦﹕「醫師,我真係好怕針頭呀,我曾經天天打針抽血,打到我怕﹒﹒﹒﹒﹒」我只好從旁安慰﹕「忍受一下吧,現在小小苦楚,以後可以活動自如,先苦後甜!」
因為李婆婆年紀大,筋骨勞損甚,加上吃西藥又多,傷肝傷腎,又曾經做過大手術,正氣已虧,首五次治療效果並不顯著。
「治療效果是需要累積的,妳的情況比較嚴重,要堅持呀。」我鼓勵她。

 

直到第六次,腰膝痛稍減,治療首見其功。
她一星期針三次,一個月下來,進展良好。
她推門走進診所的步履開始變得靈活自如了,跟當初寸步難移大有不同。
「婆婆的臉容現在寬容得多了,比初次來診時簡直判若兩人呀。」姑娘笑說。
一個療程完結了,她自訴腰膝痛都大大減輕。
「停一會才開始下個療程吧。」我說。她消失了兩星期。姑娘打電話跟進,只找到婆婆的家人。
「婆婆的家人說,她已經跟朋友去了旅行啦。」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註冊中醫師

 

▲相關文章:

【退化性膝關節炎】

▲相關病案:

【膝蓋扭傷】

 

 

 

一次整復急性扭挫傷(手法整筋治療)

 

「我係O米要看跌打呢?」首次來診的余先生發出這樣的疑問。
他是一位功夫愛好者,每天跟師兄弟練功兩小時。他憶述扭傷手腕的情況:「我跟師兄弟練習(詠春拳)時候,四手格鬥,本來當時都沒有疼痛,回家後卻發覺左腕不能屈伸(他伸出的左手腕,僵硬地示範極為有限的活動角度),手腕平伸時候最痛(痛點在尺側腕屈肌近手腕處)。可以怎樣處理呢?」
他是練武之人,對於跌打扭傷也有點常識。他的手腕有瘀傷,但沒有怎樣腫起,「我這次應該沒有骨裂,以前試過骨裂,又痛又腫得厲害。」他說,「但為何手腕動彈不得,既不能平伸,也不能扭轉,像僵硬一樣?」

 

「這是急性扭挫傷,可能你當時用力過猛過急,震動到關節,所以啟動了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,肌肉突然鎖緊去保護關節不被扭脫,鎖緊了的肌肉沒有解開,不在正常生理狀態,那關節當然動彈不得。這種情況,吃藥幫助不大。」
「那我要看跌打嗎?」
「急性扭挫傷不一定要跌打敷藥。況且,我這裡也沒有跌打敷藥。針灸對於這種急性扭挫傷有消炎消腫止痛的功效。你可以一試。」

「針灸﹒﹒﹒﹒﹒﹒」他面有難色。
「你怕針?」
「是。」
「但那是很快速讓你消腫的方法,並且能通經絡,迅速解開鎖緊的肌肉和筋膜。」我上次有位病人踏單車炒車後閃腰,腰都板直了,左右轉腰不夠10度,向前彎腰不夠90度就不能再彎腰了,我建議她先針一兩次,結果,針灸了兩次,她已經能活動自如。

 

看余先生昂藏六呎的身形,手瓜起「展」,我估計他應可禁受得起這小小的針頭:「這樣吧,先下一針看看好不?」我估計下了針後鬆開了肌肉,腕關節鬆動了,見到效果後他便肯乖乖給我再下針。
他扭痛點在心經近腕部處,但該處卻沒有壓痛。我反轉他的手,在手陽明大腸經附近找痛點,這是經筋理論中「陰病陽治」的原理。我怕他緊張,一針下完等他反應才下另一針。下了一針,由於他太緊張,我只能極為微小幅度捻一下針,出針後著他活動手,「好像有小小鬆動。」他說。但見他左手肌肉繃緊,手心冷汗連連,不行,他的肌肉這樣緊張,妨礙我轉針,這樣針下去,療效不大。我唯有放棄用針,拿起毛巾,替他整筋。檢查其橈尺側腕伸肌有及指伸肌有較廣泛壓痛,便替他把該處鎖緊的筋膜肌肉一點點地撥鬆,他連連大喊:「嘩,食指──連中指、無名指都麻痺呀!好痛!」
「你應該不是新傷,以前這些地方肯定有受過傷!這裡的肌肉勞損得要緊。」
「應該是吧。以前痛一陣子就沒事,我沒有理會。但這次好像很嚴重,手腕完全不能轉動,所以就急忙來診。」

「怎能不理會呢? 你對急性扭傷絕對不可掉以輕心,若果不認真處理,日後會有很多後遺症呀。」

 

我逐點鬆解緊鎖的部分,著他再轉動手腕。每放鬆一段肌肉,他的腕轉動角度就增加。而且,轉動時,他的痛點轉移到心包經近腕處。
「為何現在扭動時疼痛的地方會轉變?」
「因為你某些緊鎖的部分鬆開了,就能感受到其他未曾鬆開的部分疼痛和繃緊。」
用手法鬆解了二十多分鐘。他的手腕已經能活動自如。
「醫生,實在太多謝你啦!」他大喜過望,又帶著疑惑,「真是神呀!為何這樣快就好呢?」
「很快嗎?」我都整了二十分鐘有多了。
「當然快!我右手手腕以前也曾打功夫受創,那次我看了10次跌打都未曾痊癒呢!」
「你的手未完全好的,最好來多一兩次善後吧。今晚回家,用稍的熱水浸一下手,加速新陳代謝,可把瘀血廢物快速排走。」
結論:急性扭傷不一定要看跌打敷中藥(有很多人會因敷藥引發皮膚敏感,「舊」傷未癒,新症又來)。對於急性扭傷,針灸、整筋都非常有效,視乎個別情況還可以內服中藥,作為輔助治療。至於要選擇哪種治療,抑或幾種一起用,就要由醫師按病情由醫決定。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 註冊中醫師

 

▲相關文章:

中醫綜合治療痛症有辦法

 

 

針灸有效紓緩偏頭痛

 

Laet(化名)是舊病號弟弟的同事,八月初因偏頭痛發作來診。

Laet一向有偏頭痛,睡眠不穩,兩年前自法國來港工作,疑因工作壓力,發作加重,次數增加,多在凌晨3至4時發病,除頭痛外,同時感到心悸、欲嘔吐,如有熱,尤其不能受光線刺激,發作時整夜不能入眠,影響日間工作,因而深受困擾。因為她說怕中藥的苦味,所以我只替她針灸。

Laet之前從未嘗試過針灸,本身又對針有畏懼感,所以表現特別緊張。因為體質的關係,她的痛覺非常敏感,尚未下針已肌肉僵直,全身冒汗,我唯有加強引導,每下一針都著其「放鬆」身體。我發覺她頸肌特別僵硬,建議先鬆頸肌,改善頸部氣血循環。第一次以俯臥位下針,為免她疼痛和懼怕,取穴以頭面穴位為主,盡量避免手足穴位,取大椎,參以靳瑞教授的四神針、顳三針等,雙手只取列缺。

治療之後第二天,舊病號的弟弟來電:「Laet說針灸後昨晚終於能睡到天光,她非常高興!」

數天後她再來診,表示會試做一個療程。她說這幾天沒有發偏頭痛,只是左側(顳部)有些壓痛感。這次我著她仰臥,下針仍以頭面為主,加腹針補氣。

第三診來訴:睡眠改善,偶有頭痛,但不是偏頭痛發作。

如是者,每星期來兩至三次,下針10次,到九月初已經完成一個療程。最後幾次診治,表示偏頭痛已沒發作。以她這樣對疼痛敏感的人來說,能堅持針刺10次,已經是很難得。

偏頭痛是一種反復發作的血管性頭痛,以頭部一側或雙側疼痛,伴隨嘔心為主要臨床特徵,大多數患者一個月發生一至四次以上。部分典型發作者發作前有「先兆」症狀,如視物模糊、閃光、幻視、眼脹,甚或肢體乏力、感覺異常等。疼痛一般在1-2小時達到高峰,可持續4-6小時,甚至數天,使病人非常痛苦,往往會嚴重影響情緒

偏頭痛屬「頭痛」、「頭風」範疇。中醫認為,頭為清陽之府,諸陽之會,為「髓海」,五臟六腑之精氣皆上於頭:三陽經脈皆循頭面,厥陰肝經與督脈會于巔頂,因此,經絡、臟腑病變,皆可引發偏頭痛。若氣血不足,清陽不升,腦失所養,或外感六淫,或髒腑之氣上逆,風火痰滯血瘀,阻蔽清陽,均能引起偏頭痛。

偏頭痛是一種頗為複雜的疾病,西藥治療仍是鎮痛劑、止吐劑等,只能短暫的緩解症狀,起效快,但易產生抗藥性,而且副作用較大;中醫針灸有效治療慢性頭痛,對於治療偏頭痛,效果頗為顯著,且副作用甚微,是其優勢所在。

中醫治療偏頭痛必須因應個體差異,從整體出發,以「辨證論治」為原則,對失衡的人體功能進行整體調節,施以中藥、針灸、推拿、按摩等不同方法,以通經活血,改善腦循環功能,重組及改善神經功能,以達至緩解症狀,減少發作的效果。

 

和生中醫藥坊 王冰瑩註冊中醫師

 

Older posts «